中国残疾人体育的光荣与梦想 折翼天使 也能飞翔

正在天津举行的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上,残疾运动员们用拼搏书写答案,用汗水浇灌青春。他们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证明残疾人同样可以拥有丰满而精彩的人生。 中国残疾...


  正在天津举行的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上,残疾运动员们用拼搏书写答案,用汗水浇灌青春。他们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证明残疾人同样可以拥有丰满而精彩的人生。

  中国残疾人体育是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从无到有、从弱到强。1984年,是中国残疾人体育的重要年份,全国残运会在这一年正式拉开大幕,逐渐成为残疾人四年一度的盛大聚会;这一年,中国首次派代表团参加了残奥会,从此开启了中国残疾人运动员自信乐观、奋勇拼搏的“残奥神线年雅典残奥会,中国代表团历史性地夺得63金46银32铜,第一次高居金牌榜与奖牌榜头名。此后的北京残奥会、伦敦残奥会、里约残奥会,中国代表团继续奋勇争先,书写历史,不仅从未让金牌榜榜首位置旁落,而且金牌数、奖牌数屡创新高。

  在逐渐“统治”夏季残奥会后,中国残疾人运动员也开始在冬季残奥会上开疆拓土。2002年,中国首次派代表团参加冬季残奥会,当时只有4名运动员参加了高山滑雪和越野滑雪,取得一个第六名的成绩。

  第五次参加冬残奥会的中国代表团终于在平昌实现奖牌和金牌“零”的突破。中国轮椅冰壶队夺得中国冬残奥会历史首金。郑鹏在越野滑雪男子坐姿15公里比赛中获第四名,也创造了中国冬残奥会个人项目最好成绩。

  残运会、残奥会是残疾人运动员展现自我的舞台,也是社会大众了解残疾人运动员群体的契机。越是走近他们,越是被深深地震撼和打动。

  22岁的尚婷是参加天津残运会的四川女子轮椅篮球队最小的队员,这位来自四川汶川的羌族女孩,曾在2008年的大地震中,被埋在废墟里长达102个小时,她因此失去了双腿、左眼和左手食指。

  经过漫长而艰难的康复,尚婷有机会接触体育,并在2010年代表四川省参加了全国轮椅篮球锦标赛。“轮椅篮球让我逐梦赛场,渐渐走出阴霾,重拾信心。”她说。

  在与北京队的比赛中,尚婷多次在碰撞中摔倒,但在教练和队友的帮扶下爬起来继续拼抢。这场比赛她得到了全队最高的6分。“轮椅篮球是集体运动,集体的力量让我更加坚强。”她说。

  “少年镖侠”曲显光则是在飞镖项目上开启了新人生。小时候用药不慎导致他药物性耳聋,经过漫长的康复,如今仍要依靠助听器,说话也有些口齿不清。但他从小就对飞镖产生了兴趣,10岁那年第一次参加北京一项飞镖赛事就拿了第七名,让他信心倍增。

  通过潜心钻研、刻苦训练,如今的曲显光已是飞镖界的“大腕儿”,拿过数十个冠军,包括两次少年世界杯的冠军。而且,这些比赛大部分是健全人参加的比赛。本次在天津举行的残运会,曲显光的目标自然是夺冠。

  “飞镖如同人生,一旦打到镖盘上,就开局了。残疾人输在了开局,但并不见得整个人生就输了。”曲显光的妈妈刘爽说,残疾人可能没有办法选择人生的开局,但怎样去度过余生,全在于自己。

  每一枚奖牌的背后,都有动人的故事;每一名残疾人运动员的经历,都是一段传奇。

  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也为残疾人运动员点赞:“他们不仅在国际赛场顽强拼搏、为国争光,也为我们的社会提供了满满的正能量。”

  习总书记强调:“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一个也不能少。”在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残疾人体育和健康已成为“全民健身”“健康中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6年,国务院印发的《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和国家体育总局等23部门制定的《群众冬季运动推广普及计划(2016—2020年)》,均要求加大全民健身助残工程支持力度,要求推动残疾人康复体育和健身体育广泛开展,推动加快地方全民健身立法与助残等相关制度建设的统筹协调,对保障残疾人依法平等享有体育基本公共服务权益做出了重要安排。

  据中国残联提供的数据,近些年以“自强健身工程”和“康复体育关爱工程”为主体的残疾人体育基本服务体系在不断完善,残疾人体育服务和相关服务能力逐步提升,目前全国累计社区健身示范点建设9053个、研发推广适合不同残疾类别残疾人使用的小型体育器材共计150种、创编普及残疾人康复健身体育项目和方法24项,全国残疾人文化体育参与率从“十二五”的9.6%增长至10.6%。

  与此同时,借助北京2022冬奥会“东风”,在全民健身的进程中也加强了残疾人的冬季康复健身体育活动的开展。目前全国设立了50家冬季项目残疾人健身示范点,推进公共冬季体育场所设施为残疾人提供特殊服务。

  张海迪表示,残疾人体育是全民健身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为残疾人走出家门、融入社会创造了很好的条件,让残疾人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持续提升。

  对于中国的变化,已经到访中国十余次的亚洲残奥委员会主席马吉德·拉什德也有相当发言权。“中国已举办十届残疾人运动会,彰显了对残疾人关怀的‘国家温度’。”他说。

  天津残运会开幕后首金得主杨博尊是一位33岁的游泳老将,曾夺得北京、伦敦、里约三届残奥会金牌及多个残运会冠军。他说,是体育让他自信融入社会。

  杨博尊17岁那年突发眼疾,后因病情恶化失去光明。“失明后,我非常自卑,害怕融入社会,担心被人瞧不起。”杨博尊感到人生渺茫的时候,命运之门向他缓缓打开,天津市残疾人游泳队向他敞开了怀抱。

  在泳池边,杨博尊不仅找回了自信,更找到生活的快乐。现在,他不仅能用英语和外国记者交流,还继续玩着自己喜欢的音乐,计划与儿子、女儿一起组建一支乐队。

  通过体育的平台走向社会,实现残健融合,这是本届残运会上众多残疾人运动员传递出的心声。

  事实上,不仅仅是通过体育本身激发残疾人对生活的信心与斗志,以体育为纽带,“残健融合”的理念和做法正在中国残疾人工作的方方面面贯彻落实。

  ──残健融合办赛。一些地方举办的赛事,让残疾人和健全人混合组队,配合完赛。本届残运会,主办方也特意加入了一些非体育项目,如让特奥运动员和融合伙伴结对,在指导老师的指导下,看电影、学习当小记者等等。开幕式文艺展演,多个节目让残疾人和健全人一起演出,成为开幕式一大亮点。

  ──残健融合办学。自2008年中国首家全部无障碍学校落户都江堰后,残健融合学校在四川及全国各地陆续建立,实行残健融合的教育模式,将残疾儿童和正常儿童编入同一个班级上课。

  ──残健融合“办城”。为残疾人打造无障碍的社会生活环境是中国近年来大力推进的一项工作。据了解,截至2018年,全国所有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省会城市都开展了创建全国无障碍建设城市的工作,开展无障碍建设的市、县达到1702个。

  天津抓住举办本届残运会的契机,践行残健融合“办城”的理念。对19个主要比赛场馆、接待酒店、火车站、机场、轨道交通及其他公共环境的无障碍设施进行了建设和完善。

  “中国在亚洲残奥运动发展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亚洲乃至世界残奥运动的引领者。”拉什德说,举办残疾人运动会不仅有助于残疾人体育事业的发展,更有助于人们对残疾人观念和态度的改变,进而在出行、教育、医疗等各方面不断完善措施,让残疾人更好融入社会和生活。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