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视野 · 第一观察】牧歌昭苏的美丽实践

记者白之羽加孜拉 泥斯拜克报道)伊犁的夏天是绿色底色上绘就的美景,而其中的一抹鲜亮一定属于昭苏。 2016年,昭苏县被国家旅游局列入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首批创建名录。经过...


  记者白之羽加孜拉 泥斯拜克报道)伊犁的夏天是绿色底色上绘就的美景,而其中的一抹鲜亮一定属于昭苏。

  2016年,昭苏县被国家旅游局列入“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首批创建名录。经过3年的努力,如今这块1.1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已与疆内其他5个县级单位一道,成功跻身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验收认定名单。

  旅游业是幸福的产业,一边是游客的消费体验,另一边是地方的经营发展,两者的共同需求打下了产业发展的前提与基础,更描绘出无数参与其中的个人与家庭的期待和未来。

  想要在昭苏的旅游版图里寻找最亮眼的痕迹,距离县城70公里的夏塔景区是毫无争议的选择。

  峡谷、高山、激流、冰川从外表来看,夏塔有着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极致风光。不过,如果稍微费费心思上网查一查眼前的这条峡谷,那么玄奘曾经由此经过的故事就会勾起游人的兴趣,跃跃欲试也想走走这条“唐僧路”。

  “当初山里只有越野车能通行,也没地方住,游客来了看一看就得走。”回忆起10年前的情景,昭苏县全域旅游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白天明记忆犹新。从2008年景区启动开发至今,白天明一直守在这里,看着土路变成了砂石路、柏油路,支个板凳的收费处成了摆渡车的集散中心,更看着从过去一周等来零星几位客人到现在每天都有两三千人到访。

  除了夏塔,同样获得游客青睐的还有昭苏的马文化。作为“天马故乡”,这里有10余万优质马匹,有全国场地最大的五大赛马场之一,有从繁育到驯养、从观赏到竞技的全链条产业。

  天马文化产业园副总经理康祖良介绍,经过多年发展,产业园早已延伸出了多个精品项目。游客在这里不仅可以骑马、看赛马和马术表演,还可以住在景区的酒店里,通过落地玻璃窗就可看到马儿在山坡吃草。“现在我们的暑期马术夏令营非常火爆,每年开班后很快就会满员。”

  其实,无论是夏塔还是天马旅游文化园,在旅游资源富集的昭苏,重点景区的建设始终是推动全域旅游发展的主要抓手。

  “按照超前谋划、重点开发、精品提升的理念,加快夏塔景区、中央湿地公园、天马旅游文化园、小洪纳海草原石人、圣佑庙等精品景区建设。以夏塔为棋眼,高标准打造精品景区。”昭苏县委书记张刚如是说。

  尽管还在争创5A级景区,但在昭苏,旅游资源的开发真正形成了一盘棋,让游客们走进昭苏,处处是景。

  去年6月,衣克沙吐尔逊回到了家乡昭苏,在夏塔景区从事讲解员工作。虽然日常的工作有些单调,但衣克沙心里却有着别的打算。“沿着夏塔古道一直走就是木扎尔特冰川,一路的风景远比摆渡车能到的地方美得多。”他想设计一条徒步线路,让更多人领略昭苏的美景。

  衣克沙的念头其实也是昭苏发展全域旅游的思路。为了让全域的风景变成实打实的旅游资源,昭苏县除了重点抓好精品景区建设和提升工作,还加强了特色旅游产品的开发,形成了龙头景区支撑带动、特色景区差异化发展、连点串线的规模化发展格局。

  如今,包括夏塔特色小镇、喀夏加尔民俗小镇、阿克达拉康养小镇3个特色乡镇和紫苏花海、万亩野生郁金香等景点在内的旅游资源,正进一步加大昭苏境内的旅游资源密度,形成旅游大环线条。

  而在每天涌入昭苏参观游览的数万名游客舒适体验的背后,则是昭苏各类旅游硬件设施的同步提升。

  昭苏景区管委会主任温海霞说,目前,旅游集散中心、服务中心和停靠点的快速布局让游客的出行体验更加顺畅,而包括星级酒店、快捷酒店、特色民宿、星级农牧家乐在内的接待能力和水平显著提升,更是让游客“住得下、住得好”。

  而从更基础的工作来看,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正让昭苏“外快内慢”的格局逐渐成为现实:国道577线线预计年内实现贯通;今年开工建设昭苏机场;强化景区班线和旅游观光线路建设,开通了旅游观光巴士、旅游专线公交、旅游客运班车

  “现在道路方便了,景区硬件条件也更完善。游客们来到夏塔想住也可以,欣赏完美景想走的话我们还会推荐前往其他景区的线路和行程。”白天明说。

  于是,旅游不再有一定之规,宜游则游、宜居则居,可快可慢、可长可短,大气的昭苏能给出每位游客心中的理想答案。

  对于一个只有18.3万人口的边境县来说,密集人流的涌入一方面是机会,另一方面也是挑战。如何让这些人乘兴而来、尽兴而归,不仅决定了群众的当下收入,更决定了“牧歌昭苏”的长远发展。

  在昭苏的角角落落,经常能看到一个二维码。扫开一看,是昭苏旅游部门打造的“智慧旅游指尖畅游”服务平台。温海霞说,经过多次迭代,目前智慧旅游系统已经上线了网购景区门票、食宿预订、特产购买等功能。此外,依托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先进技术,游客可以享受网上观光、人工咨询等覆盖全域的在线服务。

  近年来,为全方位推进全域旅游发展,昭苏全域旅游规划与县域总体规划、生态规划、产业规划、城市规划、交通规划等多规融合,形成了交通围绕旅游上档次、城建围绕旅游美形象、林业围绕旅游出景点、文化围绕旅游创特色、政法围绕旅游保平安的全域联动格局。

  其中,依托现代科技提升服务水平只是昭苏做好旅游服务的一个侧面,而更多的苦功夫则下在了背后。

  姬鹏程是昭苏县环境保护旅游联合执法大队大队长,前不久他刚刚处理过一起旅游投诉。“由于旅游旺季来临,饭店将打印菜单做了更新,墙面菜单还没来得及调整。有游客根据墙面菜单下单,结账后发现金额不对,于是进行了投诉。”姬鹏程说,考虑到店家并非恶意经营,执法大队进行了批评教育,要求店家及时退赔,游客的权益得到了保障。

  投诉受理从定时定点到24小时随叫随到、投诉处理从手忙脚乱到专业规范作为一名长期从事旅游执法的基层工作人员,姬鹏程明显感受到昭苏打造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以来的大变化。

  “城市旅游形象的建立不是一时之功,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在保障处处有风景的同时,让处处有服务的理念深入人心。”姬鹏程说。

  “人人都是旅游形象、人人都是旅游使者”,在昭苏,这样的宣传标语不仅处处皆是,更已深入人心。

  7月27日下午,在昭苏县游客服务集散中心,39岁的志愿者热比古丽阿布力孜正在给游客介绍县域内的旅游路线。如今,有上百名像热比古丽一样的志愿者活跃在县里,为来来往往的游客提供着贴心、专业的服务。

  全域旅游是各类要素集聚、各类产业融合、各行业参与的全新产业,是全领域、全民众、全产业、全要素同步发展的新业态。有姬鹏程这样的政府工作人员,有热比古丽这样的志愿者,有天马文化园这样的国有旅游企业,而更多的,则是依托全域旅游大平台大市场发展起来的民间经济活力。

  过去一个月里,乌尊布拉克乡63岁的牧民喀马勒加汗一直在油菜花海为游客提供短时骑马服务,一天能赚两三百元。

  对于朴素的喀马勒来说,每天的期待就是天气更好一些,来的游客更多一些,自己的生意也能更好一些。但是,在“马厩里”民宿经营者张思琦眼里,每天被订得满满的客房,不仅是一种生意,更是一种事业。

  7月26日傍晚,刚办理完客人入住手续的张思琦一头扑进了电脑里,研究客人的旅游偏好、设计后续的旅游行程。张思琦盘算着,通过线路设计、产品开发、标准制定与协同经营,联合更多的民宿,让昭苏的民宿走上规范化、标准化、专业化的发展道路。更重要的是,只有实现民宿资源与旅游资源的融通,让“住”成为“玩”的一部分,才能进一步提升民宿在旅游产业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新疆之美。那么,不到昭苏,如何感受汹涌澎湃的全域旅游发展活力?

  在昭苏县域,美景值得留恋、风情值得体味,而全县上下携手打造全域旅游的努力同样值得关注。

  采访中,一位干部经常提起“处处时时人人”,这短短六个字指代的处处皆风景、时时有服务、人人都参与。或许这就是昭苏描绘全域旅游发展图景最生动的注解。(白之羽)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