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金融EMBA首期班学生徐瑾:财经女作家的

复旦泛海国金作为一个新的商学院,更像一个创业公司,迸发着蓬勃向上的激情,学院的每个人也都像是自己在创业一样,有着努力和竞争意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是复旦泛海国...


  “复旦泛海国金作为一个新的商学院,更像一个创业公司,迸发着蓬勃向上的激情,学院的每个人也都像是自己在创业一样,有着努力和竞争意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是复旦泛海国金区别于传统商学院的地方,亦是它的魅力所在。在这里,感觉一切都充满了可能性”,徐瑾表示。

  担任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财经主编八年,直面中国最优秀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持续关注中国经济,向大众和专业投资者解读中国的经济发展背后的故事。徐瑾将自己定位为“中国经济的观察者”。

  除此之外,徐瑾还拥有着青年学者、作家、评论家等多种身份,凭借对中国经济的敏锐洞察和思考,十年间相继出版了多部经济(财经)著作,包括《白银帝国》、《印钞者》、《(有时)凯恩斯的中国聚会》等,在业界引起强烈反响。不少也传播海外,如《白银帝国》即将在耶鲁大学出版社推出英文版。同时,徐瑾是“经济人读书会”的创始人,此外也运营财经与读书主题的社群,还是“得到”《徐瑾·经济学大师30讲》主理人,承担知识转化者的身份。近期,徐瑾有多一个新身份— 复旦大学金融EMBA项目首期班学生。她始终以经济观察者为主线,多轨道前行,拓展精彩的斜杠人生。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飞速提升,跃居世界第二,成为中国加入WTO之后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这期间,经济学家从未停止对中国经济的思考,给大众以及投资者们清晰的经济讯息。

  徐瑾乐在其中。过去的经历相当于一路奔跑,满怀激情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断消耗自己的思考和能量,如果一路向前,事业势必能够开出绚烂之花。“但人生是一场马拉松”,徐瑾说,长期的奔跑之后,有必要在某个阶段停下来想一想,同时自己也需要一些补充和滋养,如同中国经济有重要拐点,要及时作出调整一样,徐瑾决定回归校园,将重新学习作为人生道路上一个转折点。

  “对复旦泛海国金的很多的老师都很熟悉”,徐瑾介绍,复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的组建作为教育界的一件大事,曾引发自己的密切关注。从学院遴选院长和师资招募,徐瑾发现有太多优秀的教授跻身于学院的建设当中。过硬的师资力量是复旦金融EMBA吸引徐瑾的重要原因之一。

  由于工作的性质,徐瑾会接触很多的商学院。长期地关注让徐瑾认识到,一些国内较为成功的商学院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容易陷入体制化,而泛海国金作为一个新的商学院,更像一个创业公司,迸发着蓬勃向上的激情,学院的每个人也都像是自己在创业一样,有着努力和竞争意识,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是复旦泛海国金区别于传统商学院的地方,亦是它的魅力所在。在这里,“感觉一切都充满了可能性”,徐瑾表示。

  也正是因为“一切充满了可能性”,徐瑾不想对未来两年的学习做过多框架式的规划,而更倾向于开辟更多未知。在她看来,复旦金融EMBA的学习远远不止两年——尽管现在还未开学,但已经有很多的班会和集体活动使同学们熟悉了起来,并且发现自己的同学都是活跃在各界的精英。基于这样的条件,徐瑾相信,与优秀的同学、老师一路同行,相互学习和彼此碰撞,一定会产生更多令自己惊喜的未知。

  徐瑾是一个喜欢和分享的人。因为好奇,所以学习,然后再把所学分享予他人,也为此做了很多传播知识的尝试。

  现代社会知识迭代过快,不读书学习将跟不上时代发展,就会被市场淘汰。但如何用有限的时间,在良莠不齐的财经读物中选出含金量最高的书籍,成为一个难点。徐瑾汇集了一批和自己背景相似,趣味相投的人,组建了经济人读书会,坚持每个月为大家推荐真正有价值的书单,同时举办多次线下活动,促进经济行业的读者们共同进步。而今,经济人读书会已成立三年,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读者加入。

  除此之外,徐瑾还经营着读书和财经类的社群,倡导大家以通识的角度看待经济发展,打造了一个学习经济的全新平台。徐瑾认为,未来的教育不仅在大学、公司,更多的是个体的自我不断迭代,未来商学院教育如何与自我迭代相结合,也成为徐瑾的兴趣所在。今年,徐瑾在罗振宇创办的“得到”开讲,开设《徐瑾·经济学大师30讲》一课。

  徐瑾说,无论是读书会还是社群或者得到开课,都是自己分享知识的业余爱好,是自己斜杠人生的一个标签。

  作为一个经济观察者,结合自己在做读书会和社群的总结,徐瑾提出了“二手人生”的概念。

  徐瑾指出,2008年之后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中产人士在此期间习惯了快速增长的态势,并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但未来中国经济趋向疲软,阶层跃升将遭遇天花板,同时,当今时代大多数人的职业生涯大于公司寿命。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要做职业规划以外,徐瑾鼓励大家开辟二手人生。二手人生可以称作是斜杠人生的进阶,它不仅仅是兴趣爱好,而更多是转换人生赛道的准备,拓展自身社会网络更重要。

  作为新时代的知识工作者,如何将知识转化为产品,如何拓展不同网络,使产品的反馈最大化?这都将是二手人生中面临的重要课题,需要在实践中思考凝练,找到答案。

  对徐瑾来说,复旦泛海国金也是一个使产品打磨最优化的网络,是寻找学习如何将知识更好转化为产品的优质平台。

  徐瑾对复旦大学有感情。本科在读期间,她和同仁在上海创办达5万订阅量的读书公益期刊《读品》,在知识界有不少爱好者,当时网络上甚至有一种说法是“南有读品,北有读库”。团队中复旦人贡献颇多,那是复旦大学留在她青春里的记忆。

  徐瑾对复旦金融EMBA有信心。在《金融时报》,她是一个兼顾“喝咖啡”和“喝茶”,把中西方文化有机结合的新闻人,现在同样期待在两年学习中博采众长,与老师同学共振出最大能量,这是她对复旦金融EMBA无限可能的美好憧憬。

  “今天是一个知识经济的时代,意味着我们每个人都要不断学习。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寻找更多的可能性,复旦泛海国金就是给予你更多可能性的地方。这里的精彩在入学前开始,毕业后延续并伴随你的一生。来泛海,相信你不会后悔。”徐瑾对学弟学妹谆谆寄语也正是她心目中复旦泛海国金的真实写照。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